是滴~~~我們完成溯溪任務回來啦!!!

 

這年頭要找人一起去溯溪真是比登天還難,招集了兩個星期都沒人理我,可以體諒畢竟大家都不是「青春ㄟ肉體」了,一把老骨頭想到在山谷裏、溪流裏要爬、要鑽、要跳,可能會散掉吧。我當初也是這麼想,可是想到再不去拼一拼可能以後更沒這個體力,幸好找到一批正港的「青春ㄟ肉體」(最幼齒的兩個11、12歲。)也想去溯溪,一拍即合,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整裝待發是很興奮沒錯,不知是不是這樣我的防寒衣就給它穿反了,而且走到終點都沒有半個人發現,我沿路還一直碎碎唸為什麼他們衣服都有標誌我的就沒有,大家只覺得是另一個造型的防寒衣,還真是非常的瞎耶。

 

小時候也常到水源地去玩水,畢竟那跟溯溪是完全不同的。拔涉於溪谷間,跟滑石激流奮戰,有時水流湍急到人爬不上去也就算了,還會被沖回來,常常要靠教練和隊員的拉推才上的去,經過幾過激流腿真的就沒力了,果然是肉腳。

 

記憶最深刻的是跳水,行前我和阿大叔還信誓旦旦死都不跳水,結果還不是一路從頭跳到尾,而且終點攔砂霸高度少說也有5、6公尺高耶。每次的跳水都要經過一番內心掙扎,高度愈高掙扎的愈久,而且好幾次鼓足了勇氣快到岸邊又縮了回來。

 

哇靠~~我鐵定是瘋了,吃飽了沒事怎麼跑來跳這個,天哪天哪天哪~~我很想狠狠的捉捉頭皮,可是戴著安全帽又騷不到癢處,就這樣一會兒裝勇敢、一會兒又膽怯,一個腦袋瓜怎麼有辦法同時容納這麼多的情緒。

 

反正早也是跳晚也是跳,不如趕快跳一跳,省得把自己搞的這麼痛苦,一鼓作氣衝到岸邊,唉唷喂~~我的媽呀,從上面往下看更高,剎那間我就後悔了,心靈深處的恐懼感瞬間湧了上來,可是腳已經騰空接著人就落水了,前後才不過短短的一秒鐘,切.....搞的像世界末日。

 

跳完整個人就鬆懈下來,而且馬上就開始對上面還沒跳的人叫囂,要他們勇敢點,鼻子一捏就下來了,沒什麼好怕的之類的話,完全就忘了自己剛才有多麼的軟弱多麼的害怕。

 

這趟的溯溪真的很令人難忘,在那一小段的路程,大夥一起經歷的各種體驗而產生的革命情感是難以言喻的,有機會再和各位「青春ㄟ肉體」一起衝吧。

    全站熱搜

    大腳小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