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點才決定從家裏出發,傍晚抵達富茂農莊,搭好睡帳,剛好趕上欣賞落日餘輝。

今天是全台補班的日子,按照大叔的話說:「別人放假的時候我們也要放假,別人補班的時候我們更要放假。」

過了花季的六十石山只有三三兩兩的遊客,大叔最喜歡在沒人的時刻做喜歡做的事,像那些個傷天害理喪盡天良之事........還是不能幹滴。

整個六十石山就只有我們一帳睡帳,極度安靜的夜晚,四周田野裏蛙鳴蟲叫和一隻名叫「將軍」神精質的高山犬沒事吠個兩聲,據大叔說它半夜的時候還會繞著帳篷巡邏,大叔才一開口,將軍就跑了。

我個人覺得它是想找個風水寶地準備解放來著,做壞事被發現,不跑等你捉啊。搞的我隔天早上趴在腳踏墊上,聞了半天看有沒有屎尿味。

 

什麼叫做「極簡風」,這樣夠簡了唄。

連外帳都沒套,幸好沒有下雨,晚上氣溫是在很舒服的21-22度,越夜風越大,有點小冷。

原本是準備來觀星的,連兩張躺椅都備妥了,想的美美的,躺在小瑞士觀景平台上,擺張小桌、美酒美景美食,把酒言歡問候星星兒。

確沒有料想到,越接近狼人變身啊嗚之月圓夜,月娘爆亮的實在太不像話,導致天邊一半的星星都暗淡無光。怒吃垃圾食物解恨。

 

 

蒸盤女兒蝦、烤兩片極品牛小排,晚餐很簡單又滿足。要補充好脂肪,明天爬山才有東西可消秏。

不時走到外頭陰影處抬頭望一下星星,就是看星空看的太久,一時沒注意到焚火台上的貢丸,不小心焦了點。

 

 

清晨5點,整裝上山,步行到忘憂亭大約15-20分鐘。

這裏是觀看六十石山日出最著名的拍照點,花季遊客多的時候,整排相機腳架擺滿到你沒處可走。

沉睡一夜的小村落,在金黃色光芒籠照下漸漸甦醒過來,一大早起床就為了看這神聖的一刻。

沐浴在金色陽光下,這時候的陽光是最溫暖最宜人,一點都不炙熱。

大叔正在運功吸取精華......其實是我只想把他當配角,哪想到他轉頭看見我舉起手機,就自動反客為主擺好姿勢等我拍照。

 

發功了發功了,就是那個光。趕快來膜拜~~~

屁股發光可不是隨隨便便的普通人辨得到滴,就敝人在下我的認知裏,只有「螢。火。蟲」。

實在是太厲害了,感恩seafood、讚嘆seafood.....咪咪咪咪咪。

 

六十石山有多處的涼亭,從忘憂亭旁的小徑往星光大道方向前進還有3座涼亭,依序為「萱草亭、丹棘亭、療愁亭」不過它們都位處於後山區,看的景色比較封閉,像我們這樣走上來的人也不多,每次走的時候都沒遇過半個人影。

以往都走到「萱草亭」就下山,今天要來探險再往前到「丹棘亭」看看是什麼個狀況。

穿越過一段小徑走,很明顯的感覺沒什麼人氣,兩旁的雜草樹林不知會跑出什麼東西,心中忐忑有點不安,懊惱打狗棒(登山杖)為啥沒帶在手上。

不多久眼前豁然開朗,一片很空曠的草原罕無人煙的氣息,有種「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蒼涼感。

 

站在「丹棘亭」俯瞰山谷的景色

丹棘亭

 

 

再往前的「療愁亭」,就連大叔也膽怯的止步了,告示牌上寫著車輛禁止進入,連車都到不了的地方,實在是不敢想像會是怎樣的場景。

這次就先饒了它,等我們回家把膽養肥了點再來挑戰,不過~~~是說過了花季沒人整理會不會更荒涼啊。

 

原來除了螢火蟲和大叔的屁股會發光,芒草也會發光耶~~~趕快來拜一下,咪咪咪咪咪。

 

 

 

 

 

 

 

 

 

 

 

    大腳小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