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翻之前的露營日記,我們第一次來到「綺麗歌詩」露營已經是去年的5月份的事了(#38)截至今日剛好過了整整一年。

當我們今年再次造訪「綺麗歌詩」,它設施明顯的變多了,去年尚在開發中的D區營位和高架大樹營位業已完成,而且營位旁邊還刻意保留了一區生態池,用心的建設也越來越有規模了,我們特別欣賞在營區開發中,還能用心的盡量保持原生態平衡的營主,而非一味的開發,只追求帳數的功利主義者。

而這次我們是選擇用包區(BC兩區)的型式露營,故每帳營位的搭設空間都超級寬敞,非常的舒適,而且睡帳還可以選擇搭在樹蔭下,或者是直接享受艷陽的擁抱,可謂任君挑選。

回想起咱們「花雪達人部落」露營團的創始由來,是跟威哥及小蓉在生日聚餐時發起的念頭,而大叔因為喝多了,當下立馬響應,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口氣就買了價值約8萬元的露營裝備,逼迫威哥和晟哥的頭也只好跟著洗下去了。

從此他們兩家人除了平日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外,只要假期一到就呈現出無比瘋狂的狀態,從開始到現在,已經露了兩年多,沒有最瘋狂,不只更瘋狂,只有加倍更瘋狂,猶如得了「如果不露營,然後他就死掉了」,的不治之症。

自從發病到現在,只要有排露營的日子,他們倆前一天即排除萬難,肯定要先衝為快。而這症頭簡直是以瘟疫般的速度在擴散,截至目前,被傳染者不計其數(計有:威、成、路、模、婷、坤、頭等),而明顯這症頭沒有一絲停歇的跡象,咱們團友們可要自求多福嘿~~~幸好咱們家大叔乃百毒不侵的金鋼不壞之身,不然我可能也早就被淪陷了。

每次露營時阿母忙碌身的身影,吮指的美味,造就出一個又一個的大肚腩。

在星期五當天,其實大家都還在上班,只見line的群組不時的叮、叮、叮,傳來營地美美的即時照騙,可別以為用這一招就能把我們誘拐過去,只能說招數太淺了,大叔完全不為所動。

 

就說「夜衝」這個症頭是會傳染的嘛,「大頭和草莓」居然選擇晚上九點才衝,搭完帳打點完都快11點了,果真是拼勁十足的年輕人啊 (我想他們應該是不小心啟動了理惠及阿欣的瘋狂模式) ~只是,因為他們睡帳後方紗門居然粗心的沒拉好,結果是養蚊子養了整個晚上直到天亮。

結果第二個晚上,眼看他們已經呈現貧血狀態,只好犧牲小我去接力餵養蚊子,早上總共捉了七隻蚊子,啊~我真的完全可以體會被叮了整晚的心情,只能用一隻又一隻可愛的草泥馬來形容當下的心情。

古有吳猛以身餵蚊,以換取父母安睡,為什麼現在蚊子只咬我,大叔卻可以像豬一樣的安睡,嗚嗚嗚~

有時候我覺得大叔對搭天幕有一種強迫症,他非得要搭到紋風不動才甘願,每次都要喬很久很久很久....zzzzz

期待很久,這次終於等到兩頂熊天幕出現了,阿洪他們位處下層的C區,一口氣帶著幾家的新手同露,他這張天幕又呈現出另一種不同搭法,本來大叔看到後也想說下次搭看看,不過聽阿洪說這搭法久了,天幕容易變形起皺紋,他老兄又不敢試了。

小女孩們最近迷上了做鬆餅,玩到不亦樂乎。應該是自己動手做,所以超有成就感。

至於小男生們的興趣就超野外的,溪谷內探險,果真是天性。

平日營區還有提供釣魚和划船活動,而在星期日早上營主還會手把手教導小人們射箭,這裏簡直就是小朋友的玩樂天堂。

釣不到魚沒關係,照樣有魚可以吃,現撈鹽烤吳郭魚一尾250元,山泉水養殖的魚就是沒土味,鮮甜美味。

台東真柄部落離花蓮約一個半小時的車程,距離不到一百公里,大頭的家人趁路程不遠前來探班,就算不露營也能享受戶外野餐的另類的假日風情。

我們這團的收集的coleman紀念燈,好像只差兩盞就全集齊了,下一位幸運的得主是誰(威哥,別亂看,就是在說你)?讓我們拭目以待。

這三盞燈都是成哥的(後來好像增加至六盞燈了),威哥手上也有三盞,大叔手上只有一盞,就不知道..........

 

不知是不是因為季節變換的關係,綺麗歌詩的環境又非常的天然,蚊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多,所以大叔只好又跑去砍柴了,除了擦防蚊液,薰煙驅蚊也是一種很好的方法。

又小又難用的機車小斧頭又出現了,因為它的反作用力太大,大叔一直叨叨唸說,按~老子遲早把你給換掉云云~~~

 

夜幕低垂而華燈初上。

酒足飯飽至眼皮沈重。

 

星期天的早晨,我倆沿著梯田緩緩散步,異常清新的空氣,讓肺活量頓時增強不少,一路上我們沒遇到半輛車,只見一位老伯伯默默的在整理農務,這般的田野風情實在難得一見。

當其他人陸陸續續的離開後,大叔和我一直在天幕下待到中午才離開,享受這片刻的寧靜。而有志一同般,阿洪他們一夥人,可待得比我們更晚呢。

大叔說下次想搭在大樹旁的D區,看起來很不錯,而且可以重溫兒時盪鞦韆的日子,更重點是距離廁所也近一些些。

 

 

    文章標籤

    綺麗歌詩

    全站熱搜

    大腳小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