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踏入露營界這條不歸路到現在,不知不覺已經兩年多了,寶寶不說已經跑了多少露營區,而車程也有近有遠,經驗上若說新竹是全台灣營地最密集的一級戰區應不為過。

為了跟住在北部不常碰面的露友們(露透社)偶而的聚聚,大叔只好不辭勞苦而夜趕百里來相會。然而,為了這相聚一刻的時光,每每花在交通上往返的時間近10小時餘……試問人生又有多少個10小時,能夠這樣豪情的揮霍……我們就是惜情的人啊~~~

這一次有可能是我們近年來跑這麼遠的最後一趟了,因為在趕路的過程中,大叔又再一次撂下狠話說:「北不超新店,南不越台東」 (配樂:如果這是我愛你最好的距離-蘇永康)

此後,我們露營地點的選擇就只鎖定在中央山脈以東,祈望能躲在後山,風調雨順、國民安,從此過著逍遙快樂鳥日子 (咦~這日子不是一直都在過嗎???)

老生長談:「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既然經過了雲海、山景的浸潤,「曾經滄海難為水 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這就像大叔平常叨唸的生活態度80分和90分的差距,有就好了,不必事事追求完美,重點在於心態,心態啊~(但是這個80分的心態放如果是套用在大叔的工作上,嘿嘿~說歸說,還是行不通的,若沒有90分程度他可是沒得商量的)

說了一大堆,該繞回來正題了,這最後一次的遠征新竹地點是甜柿森林,因為太遠,固安排的是兩天兩夜的行程,星期五中午匆匆下班後,趕緊把裝備弄上車就立馬出發了,再怎麼說,5個小時啊~~~GO~GO~GO好累~好累~好累!!! (配樂:The Cup Of Life - Ricky Martin)

一路狂奔,抵達營地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天色已然全黑了。我們導航設定是「甜柿森林」,途中快接近目的地時,會經過「八五山營地」之類的請不要理會,要認定「甜柿森林」字樣。正當我們開到疑似管理處的時候,一枚正妹往我們方向緩緩步來,嘩~~~正妹耶~~~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不是戴著斗笠的歐巴桑(心裡OS著,應該是歐巴桑才對呀……慘了,鐵定是跑錯地方了,我不要正妹,快給我戴著斗笠的歐巴桑……)

當正妹來到我們面前,緩緩吐出了一句我最不想聽的話-à先生你應該是走錯路了啊~~~剎時臉都綠了……我們出來走跳的人,晚上跑山路最怕碰到鬼打牆或者是聽到「走錯路」這三個字(文杰這方面倒是挺有經驗的,他老兄半夜兩點在山頭開車迷路了兩個小時才到營地)

後來才搞清楚,原來我們並不是跑錯露營區,只是我們的營位是山頭的「後花園系列」,正常人是從外面旁邊的路遶到後面上去的(這條路比較平緩),不正常的人是從裡面的路一直往山頂上開也行(這條路超級的陡峻) ,嘴上說其實這樣也不算走錯路啦~~~(心裡卻想著遠在台東市的太麻里……)

才聽正妹說往上開的路很陡,大叔心裏也做了萬全準備,右腳儲備足夠能量後,打到一檔,用力一踩,如脫韁野馬般沿路一直往上衝,心裡等待很陡很陡的路段出現,開啊開~繞啊繞~結果一路很穩當的開到了我們的營位,咦~正妹說的那個很陡的坡道到底在哪兒???

我該說是大叔的開車技術太好呢,還是老眼昏花+目小(請用台語發音),直到隔天我們早晨散步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昨晚上山的坡道真的是滿陡的。(而這已經是後話了) 

 

 

搭完帳,安頓好一家大小已經是晚上9點了,而這時候才有其他露友陸陸續續夜衝上山。甜柿森林海拔高度約800公尺,晚上夜霧迷濛而濕潤,這種時候窩在暖暖的客廳帳裏,喝著熱熱的湯最是舒服不過了。

這咖雙人牌蒸鍋對我們露營的人來說,真是萬能的寵兒呀。

咱們這回又有了新吃法,上層放肉片,下層放蔬菜及雞湯,再灑一些些鹽巴在肉片上,利用蒸氣把肉片蒸熟,肉汁滴落底層的雞湯裏,經過一個氣流循環後,一丁點兒都不浪費,而且還能吃到食材的原汁及原味。

 

這次選擇星期五夜衝的人不多,整個夜晚都充滿著寧靜又舒適的氛圍,連帶白天也懶洋洋到不行,什麼事也不用做也不想做。或坐或躺變換著各種姿勢。就是要好好享受這難得沒人打擾的閒逸時光。

或許是大叔的雄姿太誘惑人,直接吸引到阿國的emmy學姐和文程學長也想躺在這張地墊上 (據可靠消息,事後這群人還真的找地墊團購去了)

甜柿森林後花園系列的營地是礫石地,角邊都是很尖鋭的,一般的地墊根本擋不住那堅硬又硌人的石子。這張PVC地墊底層卻非常的厚實,完全不受地面影響,腳踏上去也是很平整舒服的觸感,只要不曬到太陽,地墊表面還是涼涼的,我躺著躺著還會覺得有絲絲涼意呢。

閒閒沒事時,無意間看見有人提著一袋橘子走上來,應該是下面營區(甜柿森林)的管理室在販賣農產品,我們倆人興緻勃勃的提著買菜的花提籃,踏著輕快步伐,嘴裡哼著潘安邦「外婆的澎湖彎」,就一路往下走,就是這一走才發現,原來坡道真的很陡的啊。

好不容易走到山下,正妹營主說:上面的管理室不就有在賣農產品,你們幹嘛這麼辛苦跑下來買……啊~啊~啊~頓時大叔臉上又出現了三條線,真的是他媽的見鬼了。

正妹營主見我們頂著大熱天走的一把汗,還好心賞了三顆橘子給我們解渴,恰好澆息了大叔的鳥火。

拿著三顆橘子走到旁邊觀賞亭,只見亭裡躺著一隻大喵咪,可愛可愛的一點都不怕人,我們就坐在牠的旁邊吃完了橘子,稍作休息就打道回山上營區。

別人總是說上山容易下山難,不不不~都不正確。我們走下山只花了6分鐘,上山卻走了15分鐘,而且氣喘噓噓,累死寶寶了。

大叔照例走在前面,時不時的停下來等我,擺出各種他覺得是撩人,在我看來是欠揍的姿勢,順便問一句「快死了嗎?」、「再走兩步就到了。」、「弱雞」、「遜腳」結果只得到我的翻白眼死光無數枚。

在傍晚時份我們又走了一趟甜柿的果園步道,但因為還不是甜柿的季節,枝葉也稀稀疏疏還沒長齊,步道走起來還算舒服,結果路徑分岔亂竄,我們又從山下的管理室旁邊跑出來,天啊~~~又要再走一次陡坡上山,昏倒。

 

露友阿布又出現了(emmy學姐和文程學長的愛犬),雖然牠眼睛依然看不見,不過隱隱約約應該還是得看得到光影,因為一早就看到牠繞著我們的帳篷走一圈熟悉周遭環境。

其實這次參加的活動是「燈爐同樂會」的團露,總之呢~我們就被阿國捉來參加了。好笑的是,我們什麼燈都沒有帶,勉強來算只有一盞「日本船燈暖爐」,這樣混進去不知會不會被打,所以我們都很低調乖乖待在自己的帳篷不敢亂跑。

「燈爐同樂會」的聚會,各式各樣的燈啊、爐啊、隨便一家擺出來都有56盞。(阿成,要加油了)

 

晚餐時,阿國和文程各訂了一隻桶仔雞,是這裏的火紅餐點,但是我們忙著清理自己的食材,所以是還分開自行用餐。

我說的就是這包泡麵,前前後後露營帶出來不知幾回了,終於在這次的早餐把它給滅了。

大叔突然鬼上身,一直說要吃增肥餐,失心瘋的拿洋芋片配肉醬……

我個人是比較喜歡當肉燥麵。

這次的露營氛圍和營地總評分,大叔覺得排得上「非常美好的露營」前三大。仔細想一想,能夠排上「非常美好的露營」幾乎都是我們單飛的時候,只有這次例外。也許是提早一天夜衝,而同行的朋友也習慣各自活動、各自吃食有很大的關係。

山下的「甜柿森林」營區比較小,而且營位都在同一層平面,感覺有點擁擠,還是後花園的環境比較優。

浴室和廁所都位於管理室旁,淋浴和廁室是分開的,浴室很大間,有貼公告說熱水供應到晚上11點,不過早上用的時候還是有熱水耶。

而位於山上的「後花園系列」營區呈現梯田狀,一層一層的獨立營位,每一層營主大約都是設定3~4個營位,搭起來非常非常的寬敞,超級舒服的。只是地很硬,敲釘有點吃力而已。

路雖然陡了一點,路況好,小露營拖車還是上的來哦。

 

 

 

 

 

 

 

 

 

 

 

 

 

 

 

 

    文章標籤

    甜柿森林 後花園 八五山

    全站熱搜

    大腳小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