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一大早收拾裝備從花蓮驅車直奔南澳,約1個半小時車程旋即到達摩諾營地,進入營區後映入眼簾卻是再熟悉不過的那山那谷那片如畫美景。

猶記去年誤打誤撞(連結篇#17)來到那山那谷的時候,摩諾家還是一般農家模樣,炊煙裊裊 加上滿園子亂跑的阿雞、阿鴨及阿鵝們……(族繁不及備載),經過一年時間的重整,換上綠油油的草皮外衣及全新的衛浴設備後摩諾營地於今年八月宣告誕生。

摩諾營地那山那谷中間分隔著車道緊鄰相對,而摩諾營地位於兩家露營區的制高點(高度差距約三米高),俯瞰那山那谷帳帳相連的露營區特有景色,摩諾營地目前開放區域共3區,主屋(摩諾家)旁的高原區(15帳)、池畔區(4帳)、還有入口旁的相思木區(3帳),因為營主還在陸陸續續規劃當中,故此還沒正式的區域名稱與全區配置圖,目前就只好暫時這樣稱呼好了。

我們這次搭帳在高原區,距離那山那谷車道水平距離約十五米,垂直高度距離約三米,從高處往下俯瞰的視野真的很棒。

 

衛浴位於池畔區旁邊,男女左右分開,淋浴間和廁所各2間,滿帳(22帳)的情況下應該會不太夠用的。由於是新營地的關係,環境及設備各方面都很整潔乾淨。

據營主摩諾說~他在規劃營地時就不斷研究對面(那山那谷)露友的帳篷、天幕甚至於露營裝備大小,所以他在規劃營位時都留設8m*7m的空間給露友們搭帳,這可是我們碰過最大的營位,使用空間都超寬鬆,另外摩諾也仿傚那山那谷一樣,保留中間的大片草皮區給大朋友及小朋友活動使用(摩諾說他還有準備飛盤可供借用),真的是很用心的營主耶~

不愧是退休警察,具有偵察、跟監、記錄的本能。(((拍拍手                   )))

話說「一場秋雨一場寒,十場秋雨好穿棉」,怎麼感覺今年秋天特別地長,節氣都已經快立冬了,然而遲遲還沒有降溫的跡象。雖不見蕭瑟秋意,但是山谷中氣候仍然早晚溫差極大,早上豔陽高照仿如仲夏,身穿吊嘎搭帳依然汗水直流,也為此沖了無數次的澡。

威哥(大叔OS:居然門前宣告著那51露的立牌,我們卻只有那該死的50露)和晟哥前一晚就夜衝,這次他們搭的是隧道帳。誤判情勢的結果是白天熱到每個人都奄奄一息,幸好晟哥有先見之明,他家的COCOON2頂篷換成有銀膠塗層的,立馬降溫不少,威哥也只能望帳輕嘆,雖不動聲色仍難掩內心的落寞。(按咧~怎麼出現內心戲,見鬼了)

營地旁邊有一條溪流,大熱天很多人都會去泡泡腳消暑一番。晟哥帶著小鬼頭們去玩飄流,當天的溪流有點湍急,不小心就出事了~~~

先是姐姐妍嫤翻倒落水,晟哥趕忙搶救,好不容易救援成功,一轉頭看見小皓皓已經隨著急流飄遠了一段距離,晟哥心頭一驚使出吃奶的力量在水中拼博,小皓皓在水面上載浮載沉,最後還是難逃翻覆的命運,吃了幾口水,幸運的是地表最強老爸晟哥終是救援得急,成功阻止了一場可怕的悲劇發生。

父子幾人搞的一身狼狽的回來,小皓皓在劫後餘生哭完驚魂平定之後,見人就眉飛色舞分享他的「溪水飄流落難記」溪水飄流冒險記」,看樣子這落水事件並沒有在他的小小心靈造成陰影。

奇怪耶~晟哥家是跟溪水犯沖嗎?上次是在「綺麗歌詩露營區」遇到溪水暴漲也是倉皇逃生,這次又是如此這般,唉呀呀~你們是想演露營史上最狼狽父子檔嗎??

我們中午過後才到,大叔為了遮蔽西曬還刻意降低天幕,辛苦流汗搭完帳後,來碗熱量滿滿的花蓮「滷大夫爌肉飯」(原新城爌肉飯),瞬間補足體力,真是太令人滿足了。雖然花蓮到南澳的車程只要區區的1.5小時,米飯難免有點悶到,但依然不減其美味,真齒頰留香呀。(筆記:下次要買賴記池上便當試看看)

最值得一提的是,草莓居然自己一個人(大頭出差中)帶著所有的裝配,開車載著新朋友和小人們到來,搭帳和拆帳都一手包辨,真的是太厲害了,雖然隔天抱怨說她全身酸痛,但是心裡一定超有成就感的(OS:看吧!俺可是條女漢子....(抬頭挺胸))。

是說~大頭好像有沒有出現也無所謂了喲……唉呀~開玩笑的,下次你最好還是出現的好,不然草莓都不能放鬆喝酒。現在遇見越來越多露營界的女漢子一個人帶小朋友就來露營的,畢竟小孩成長歲月錯過了就不能重來,也該珍惜相聚一刻。

大叔現在露營食材都準備的超簡單,一小鍋現成的人蔘雞粥就想打發一頓晚餐,超簡單的結果就是這盤客家小炒+豬耳朵還是我去跟阿母與草莓化緣來的,才讓我們兩個人吃的有一絲絲小滿足(是化緣來的關係嗎?!)

事實再度證明跟著兩家大糧倉果然餓不著滴~~~

到了晚上時段陣陣寒氣襲人,每個人都只想蝸在帳篷內喝喝小酒取暖,氣化燈到處喬位置,依我看下回再冷一點可能就要出動船燈保命了。反倒是小朋友們不知道是看電影太入神了,還是真不怕冷,排排坐戶外,頂著風,看得很起勁,爽的咧~~~反觀我們那群大人,真他奶奶的不中用了,歲月催人老呀!!!

營主摩諾是位退休警察,父親(老摩諾)留給他這塊地,他對它有著濃濃的感情,從未想過要賣,於是退休後就乾脆經營起露營區來。夫妻倆都很熱情+豪邁也很客氣,輪流來打招呼,直說需要改進的地方一定要跟他們說。

至晚上8點半,最後一組人馬「阿欣和理惠」宣告抵達了,她倆因為工作性質的原故,每每都只能選擇夜衝,靠的就是年青人的一股熱血,把一家子安頓好都快要11~2點了,很辛苦呢~~~加油~~~

每次到了宵夜時段,總是有非常邪惡的東西會趁著黑夜悄悄的來臨,可是~不管牛排到底有多邪惡,還是很快就被「腹愁者聯盟」消滅殆盡。好笑的插曲是傑哥竟然在「腹愁者聯盟」搓著油滋滋的肚子時嚇然出現,悠悠的問了一句「牛排呢?有東西吃嗎?」,立馬惹怒他娘親(小蓉)~該吃的時候不吃,大家都吃完後才來哭么...我說吃不到也好,順便減肥啊!(捏捏肚子的三層肉,哀怨的想)

小蓉煎牛排越來越有心得,已經可以出師了。好肉、好鍋、好刀功=好美味。而這只岩鑄中華鑄鐵炒鍋,在我們這幾家裏,真的是人手一鍋啊,用過才知道它的好。

眼前的一大片夜景是那山那谷露營區的景色,就像大叔說的~下面是演戲的人,我們是看戲的人。這樣的感覺有些些微妙。

早上太陽越過山頭,在這個季節這個地點,太陽曬到帳篷的時間是幸福的8點20分左右。山谷裏清幽的早晨,清新的空氣,也是一天裡最舒服的時段。

前一夜的露水異常的重,彷彿雨後一樣,在太陽出現以後就開始慢慢蒸發帳篷上的點點露珠,剎是好看的一刻。

為了能乾燥收帳,刻意放慢早餐的用餐速度,享受悠悠閒閒的時光,離家不遠就不用急著趕路呀。

目前「摩諾營地」已然躍升為大叔心中的第一名,可想而知,與摩諾重逢的日子應該不遠了。

不免俗,來張大合照。

 

 

    文章標籤

    那山那谷 摩諾營地

    全站熱搜

    大腳小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