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過年就和往年一樣「正常」,只有一件事我覺得「粉特別」,這又牽扯到上次去泰國那次旅遊了。

 

話說我們上次去泰國回來三天後就除夕了,我們這一團的團員有一位在行程的最後一天晚上,開始覺得身體不適,忽冷又忽熱的,大家也不以為意,只認為他可能是感冒之類的,偶而心裏有想到「禽流感」,小怕了一下,隔天大家起程回台灣,就忘了這回事。

 

整個年假不是吃就是睡的,正想著有點兒無聊的時候,年初三那天,大叔接到一通電話之後,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那通電話不是別人,正是「衛生局」(應該是吧)的工作人員打過來說,我們去泰國的那一團有團員感染了「痢疾」,於是我們整團的人都被「通緝」,有專人會來採集「檢體」,哇~~~~不得了,我一聽完睡了好幾天的細胞和神經就突然甦醒了過來。

 

這真是太神奇了.........我們雖然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可是一想到要採「檢體」就不免害怕不知是怎麼個採法,大叔就一直說他晚節不保要被人捅屁眼了,然後我們就一直嚷嚷著「不要捅我屁眼......」之類的話。

連我妹都覺得太好笑了,就打電話給我弟(他陪老婆回娘家),嚇一嚇他們說如果有事,全家都要被「捅」,連他岳家都逃不掉...............哈哈太好笑了!!

 

緊張的時刻終於來了,那位專員還真是辛苦,大過年的還特地老遠從壽豐趕來,她說一接到上級的電話就開始找人了,幸好我們沒亂跑,事後聽說有的團員過完年才找到人。

 

她就拿了一個原子筆大小的棒子,裏面有一根棉花棒和凝膠狀的物質,她說那是潤滑用的,不然會痛,聽她這樣講心都涼了一半,哪還敢動作啊,於是又再問清楚點全盤模擬操作一遍,才踏著沈重的步伐和無比複雜的心情往浴室走去。我是覺得還好啦,沒有想像中因難,不過大叔就很遜了,他說他戳了很久才找到路進去,唉~~~果真是沒有方向感。

 

當天下午還去參加同學會聚餐,深怕被人隔離,我們誰都不敢說。雖然沒有任何症狀,可是報告還沒出來之前,總是有點擔心滴~~~~~~

所以各位同學出國去玩的時候,真的要非常非常注意飲食的衛生,不然會很辛苦的,幸好我們都沒事,嗯~~~又一次難忘的經驗。

    全站熱搜

    大腳小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